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执念生:乱世繁森

引子

执念生:乱世繁森 莫煜梓 2014 2017-02-15 17:38:32

  雪魄冰花凉气清,曲栏深处艳精神。一钩新月风牵影,暗送娇香入画庭。

——《栀子花诗》沈周

一阵清风吹过,窗上挂着的陶瓷风铃叮当作响。坐在窗前练字的肃霜抬起头来。深吸一口气,淡淡的栀子花香飘来。已经快夏天了呢,栀子花都开了。栀子啊~肃霜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,然后:“月影啊!栀子花开了!你给我去摘几朵~我要吃栀子枸杞小米粥!!”

正在帮肃霜核对账本的月影,听见肃霜很没有形象地大吼声。一滴大大的冷汗在脑后勺滑下,嗯,习惯就好,习惯就好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麻痹,怎么可能习惯啊啊啊!!!虽然也想习惯,但是她家九尾狐大人的思维无比跳跃跑偏,还有和别人不一样的脑回路。真的让人无比头痛。记得前几个月城东谢家的大少爷送给小姐三只很萌很萌的小兔子。谢大少走后她在想给这几只小兔子在哪里安个家。没想到她家小姐竟然在想这几只小兔子是红烧的好还是油炸的好。。。。。。最后那几只兔子还是被她送回谢大少那里了。生怕她一个不注意,真。萌萌哒的可耐小兔子就被真。凶残的千年九尾狐给吃掉了。那时她还在庆幸她是花妖,所以不会被小姐吃掉。现在想想那栀子花悲惨的命运。。。。。。抖抖抖。小姐好可怕,麻麻我要回家哇哇哇。月影忍住摔账本的冲动,流着弯弯扭扭的面条泪,帮她家小姐做粥去了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肃霜吃着月影做的粥,眼睛幸福地眯成一条线,感叹她家月影的厨艺真是棒棒哒。刚刚月影出去的时候的表情她看到了,哼哼,她才不吃兔兔呢。虽然她的本体是狐狸,但是她好歹也是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(没)有节操的狐狸啊。

话说她来这个世界已经两年多了吧,自从一年前她想通了以后,就在最繁华的京城开了这家酒馆。(你问我这钱哪里来的?佛曰:不可说,不可说。)虽说是酒馆,但最喜欢吃的她怎么可能只卖酒。不过二十一世纪的菜品酒类对于这个时空的人来说着实新鲜,所以生意一直很好。

“哟~老板娘很惬意嘛~~有兴趣喝一杯吗?”一样貌俊美的男子一手提着一壶清酒,一手拿着一把他从不离手的折扇晃到肃霜的书房前,靠在门框上。肃霜撇了他一眼,吐槽:“拿着我家的酒请我喝一杯,您好歹是鲛人中的贵族啊~什么时候请我喝你们鲛人的玉露酒就行了。”那男子闻言眼里凶光毕露,恶狠狠地瞪着肃霜:“上次你已经坑了我三壶玉露了,还不够吗?!不给不给!!”

肃霜看着他那抠门的小样,对天翻了个白眼:“不和你抢~真是的,活了这么久,还没有见过这么抠门的鲛人。”说罢,仔细地打量起面前的这个男人:比例完美的修长身子随意地穿着一件天蓝色锦袍。一头十分漂亮的乌黑长发用一根天蓝的发带扎起,更衬得他凝脂般的皮肤雪白,眼睛是十分罕见的深碧色,高挺英气的鼻子,红唇诱人。整个一浑然天成的仙子,细心雕琢芙蓉出水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只要,不说话,站着不动就好。

只见这个“芙蓉公子”十分有风度地顺手打开折扇——十分漂亮的折扇,深棕色的扇骨,还有一点淡淡的不刺鼻的清香,扇面上画着的是一副大气优雅的红梅,边上还有十分漂亮的瘦金体提词“定定住天涯,依依向物华。寒梅最堪恨,长作去年花。”回归正题,晚春的温度还是有点凉飕飕的。那“芙蓉公子”轻轻地优雅无比地扇了扇扇子,结果……被自己冻得打了一个哆嗦。为了不在肃霜面前丢了风度(虽然在肃霜面前已经没有风度可言了),还是再抖着手扇了几下,继续抖着手把扇子合拢,用一种非常快速的速度收进袖子。肃霜继续翻着白眼看着(总觉得在这货面前她的眼睛总有一天要翻白)眼前这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白吃逗比货。大叹一口气,起身帮他乘了一碗栀子枸杞小米粥让他稍微暖暖身子。顺便帮他把清酒拿过来倒入自己的清酒壶加热。“泪烟,坐吧。” 对这货就叫泪烟,很忧桑很少女的名字吧~~偏偏这货还是个鲛人贵族,不过有家不回,常年流浪在外。而且活得时间比她两世加起来还长,不是说一般鲛人的寿命是人的十倍吗?那顶多也只有七八百岁……好吧,像泪烟这种早已修成人形的变。态也不是一般的鲛人。不过听说鲛人除了贵族别的男子都要剃光头的,如果给泪烟剃一个光头的话……嘿嘿。

泪烟看着捧着用上等羊脂白玉碗装着的的栀子枸杞小米粥,看着眼前这个笑得一脸狡诈的狐妖,暗叹一声奢侈浪费,顺便离这个不定期发神经的女子远一点,免得等会被算计到。

肃霜的神经病发作完之后,看向面前的泪烟,却发现他正在有一下没一下地用勺子戳着碗里快冷掉的粥,肃霜皱了皱眉,这货不是最喜欢月影做的小食了吗?看来他也发神经了,耶?为什么我要说也呢。这样想着,肃霜还是好心地把碗拿过来,再帮他加热。随便把已经加热完毕的清酒拿下来,给自己和泪烟各自倒上半杯,递给他:“诺,你怎么了?”总感觉自己和他呆在一起快变成老妈子了,泪烟看着面前的酒,回过神,拿起,轻轻抿一口:“啊,刚才我想起一只花妖的故事了。”“?”正在品酒的肃霜闻言抬起头,“就是那个当初救了你一命的那只花妖?”“嗯,你不是一直在说执念吗?那我就给你讲讲她的执念。”泪烟取下栀子枸杞粥,盯着上面撒落的几片洁白的栀子花瓣,似是要从这上面看出一个人来,悠悠地讲述了发生在那个夏天的故事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